那些记忆真的离我很是遥远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02 07:51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机器人还是不一样,完全不受外界与情绪的任何干扰,坐下便拼杀起来。它的芯片经历了十年换代,几乎对所有围棋套路了如指掌,面对我的每一步棋,都能识破我的意图,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法,更别提失误了,而我却并不急躁,慢慢悠悠,心中早已打好了算盘。

从此之后,人们不再挑战alphago,亦不再过度追求棋中胜负,他们好像也沉静了下来,回归了这项运动最本质的精髓,思考人生,思考自然,思考世界,找到了心中的那片桃花源。

世界轰动,人们重新将关注点拉到了我身上,我也不过多解释,手放背后:道可道,非常道我先人一盘棋能下几个月,参悟世间之道,下的是道,而非棋,这岂是一个机器人能理解的?

我再次醒来,得知了一切,我只是个十五岁小女孩而已,一年前,中央区突降陨石层,这是侦测星都未发现的事。小木为了救我而变成一堆零件,而父母为了怕我伤心,而将与小木有关记忆都抹去,并改变了我的年龄。

我去年已是十八岁了,但我与他们是不同的,我没有过自己的机器人,那种孩童心中微动的渴望与被孤立感萌生。我乘着悬浮机回家想知道答案,妈妈一笑置之。爸爸则从废乱的机器零件中探出头:你还记得去年你感浸了外侵病毒么?唔肯定是不记得了,你丧失了此之前与小木,就是你的机器人的有关记忆。可能是那个病毒比较特殊。咦?那个机动旋钮呢?真是的

文明作为一场五千年的狂奔,飞速的进步推动着更快的进步。无数的奇迹催生着更大的奇迹。但最终的力量掌握在时间手中,留下记忆比创造世界更为艰难。我相信爱才是世间之永恒,才是人与机器人和谐相处的最终端。

直到那一天,我依如往常早早起床,一边诵读着道德经,一边在园中散步。突然,一个灵感穿过我的头脑,一个阴阳卦象图转变为了一幅棋盘,我若击杀这个未曾关注过的棋点,他岂不再无机会?我哈哈大笑,回到棋盘前,下了这一步我等了许久的棋,不出所料,alphago一筹莫展,投子认输。

我从他的自言自语式的回答汇总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,我不再追究,那些记忆真的离我很是遥远。

我看到了父母停在一块墓碑前,周围荒凉凄落。这显然是未开发的区域。我清晰地看到墓碑上的遗照是我,那个每天出现在反光屏上的人。脑中突然一阵刺痛,犹如陨石与大气层摩擦而出现闪耀的光芒,我承受不住这么多的信息涌出,昏了过去。

这一年的我,28岁,闭关十载终于在世界围棋界有了一席之位,这一天我终于有机会代表人类挑战这个人工智能机器人。

这棋转眼便下了三个月,我打定主意,心中不急,这alphago作为机器人便更不知着急了,倒是观众们耐心早已磨完,他们催促也好,咒骂也罢,我自不动,每日只想一步棋,每日只下一步棋,但我内心却从未平静。我等待着机会,更等待着灵感,后来已无人有心再关注这场比赛,我的心中也越发平静了。

每天我最爱的事情,是坐在绿榕树下听他们讲自己的机器人。他们也乐于分享那段美好的时期,在他们中间,我是个头最矮小的,连绿榕树最低的枝桠也都不到,虽然作为这里唯一的树,没有人敢去挑战他。

这盘棋下得出奇得慢,半个月,1个月,我也并不着急,alphago作为一个高智商机器人也能准确捕捉到我的所有需求,我们不仅棋下得有条不紊,它更是端茶倒水,冷风热气,无微不至。

2027年后,距离alphago战胜韩国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已经过去了十年有余。这十年来围棋世界从未安定,一代又一代围棋界的青年才俊们一直在挑战alphago这个没有败绩的围棋机器人,但十年来依然无人能获得谷歌公司的巨额奖金。

alphago经过十年换代,也有了酷似人类的外表,见到我的第一刻,它显然惊到了,眉毛也高高扬起,一个与人类无异的声音传来:你今天怎么穿得如此怪异?也难怪,我着一席长袍,效仿先人,乌青的胡子也被我蓄了起来,十年来alphago见惯了西装革履的各路高手,见我这副打扮难免吃惊,我微微一笑,躬身行礼:请。

我平静得连自己都很惊讶。人与机器人的相处已不是问题,作为人类的衍生品,通性不会改变。

在风语镇上,每个孩子出生前,父母都会定制一个与他相像的机器人,陪他一同长大。但到十八岁时,机器人便会被收回。因为孩子们已经长大,他们要独自面临各种挑战。她一本正经地将妈妈告诉她的转述给我。我听得入了迷。虽然我生活在风语镇,却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。

十月十日,父母会步行出去一整天,这是智能时代少有的事情。我按不下心中的好奇,偷偷跟出去。在这一天的尽头,掩藏着最忧伤的秘密。